《闪光少女》影评

昨天晚上和我爸刷了首映,当初我是被预告那看似宣传二次元的套路给坑进来的,后来再仔细一看,卖点却是民乐,宣传的方向搞错了喂……
长评,可能会有点混乱,请见谅
【二次元角度】
怎么说呢,这是近年来把二次元融入到三次元的电影中做得比较好的一部了,里面还有动画场面,据说是EVA的团队制作的,民乐与二次元,古风的结合,很难不吸引我去看在电影里,不仅有西洋乐和民乐的对峙,也有三次元和二次元的对峙,但最终都能抛弃成见,大家互相学习,同时也表明现在亚文化在中国的被接受度也越来越广了。女主角陈惊,明明不是二次元中人,但却能放下三次元的包袱,去邀请,接纳502宿舍的二次元中人,并和她们打成一团,次元壁这种东西,有心,总...

【授转】少年心事 BY唐终岛

授权放在我的lof里面了,这里就不贴出来了

少年心事
文/终岛之行
我有一个小小小秘密,只说给你听。
……
元旦过后,是2013年的第一场雪。
雪花飘飘扬扬的,你微微仰起头来的时候,从额头感到这个冬天终于侵袭而来的凉意。
整个体育场静悄悄的,仿佛是刹那间就贯穿了你人生的寂静,然后又恢复浮世的喧哗。你深呼吸一口气,双眼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定眼神,低头,看着同样冰冷的镜头。
面对的,是黑压压一片记者和摄影师。
女人抬了抬鼻梁上的镜框,再次问出声:
“所以,真田先生,他和你是什么关系呢?”
除了女人场上几乎无人关注的问题。
你一个愣神。
“他是……”
刚张开嘴。
“啊请问真田先生为什么会想到退役?!”
“真田先生请看这边!”
“...

【授转】时常忘记,偶尔想起 by寂冥

授权单独放在我的lof里,这里就不放出了,转了终岛的两篇玩消失后,我终于又回来了……
◆◆◆◆◆

000
立海村是个极小的村子,一条缎子般清亮的河,两三座常年绿着的大山,四五户冒着炊烟的平瓦房,里面住着七八个老人,九十个大人,十多个孩子。大人都是在距那几十里远的林区里伐木的工人,孩子都是去离那最近的县城学校上学的学生——说是最近,却也要两个多小时脚程,一去一回,一天下来便是四个小时。那时候没人听说过汽车飞机,自行车倒是略有耳闻,可别说买不买得起,有没有人卖,便是这崎岖山路泥泞小道,有了车多半也是菩萨般供着,成个占地方的摆设,倒还没多养几头猪来得实惠。
那样的地方,那样的人,就会有那样的想法,那样的...

       从今年年初知道敬太太的p站清了,到今天发现原来太太刷尊礼的微博和之前的刀剑乱舞的图被清了之后,心情一直很复杂。
       从初中开始萌尊礼,可是中间有两年不知道搞什么去了,就这样错过了敬太太的尊礼高产时期,很多太太的尊礼本子很多都是在那两年后的2015年慢慢从贴吧收回来的,断断续续收了差不多两年,还没收完,毕竟质量好的同时价格也高,真的很喜欢太太的尊礼啊,圈里画手只关注敬太太,真的很感谢太太给我们这么多好吃的粮。
    ...

【授转】【晚安系列三】晚安,稻草人by唐终岛

授权贴在我自己的lof里,不会一一贴在每个文贴上了

★★★晚安稻草人★★★
★★★文/终岛之行★★★
※背景半架空
※微意识流
※幻想类
※第二人称,人物不同程度崩坏
☆★自配歌曲建议选择小轻松或小悲伤★☆

000
他们时常看见那个老人站在稻草人的身旁,眼中毫无波澜的望着荒芜的田野。
001
你回到家时已经很累了,长期运动的身体也经不住不眠不休的奔波与忙碌。全身酸痛的肌肉好像一松懈下来就会脱离肉体,你甚至觉得你能跨进家门都是上帝的恩赐,你这个时候你总会想幸亏你不是机器,不像它们那样思考,自然也不会以可怜的姿态毁灭。
他估计是听到了你开门的声音,从工作室里出来,急切而欢愉地说你回来了。嗓音还是一如既往地温软,但...

【授转】【晚安系列一】深沉叹by唐终岛

【授转】
授权贴在我自己lof里,我就不放了

深沉叹
文/终岛之行

〉〉〉001 世界终结那天,时间的钟摆停止在阳光最后一刻到达的地方,鸟不会飞翔不会鸣叫,花不会枯萎不会开放,只有波涛汹涌时海发狂的动荡。
--是什么在微笑中悄悄静谧?
--据说是记忆低吟一曲,最深沉的叹息。
那么晚安,亲爱的。
〉〉〉002 2012,世界末日。 幸村精市在郊外写生的时候恰好听到一边的小孩子谈论着种种谣言,终于也想起了曾经张狂的年代,黑暗的播放厅宽大屏幕上人们最后宁和的安静,其实大多已经不记得,唯一刻进骨子里的是深海的咆哮,像是张开血盆大口的猛兽,对于潺弱的生命毫无怜悯。
那年这部片子还起过一阵热潮,直到近日都...

接着放授权,作者:唐终岛
终岛的晚安系列我非常的喜欢,现在只有一和三了,至于二本来终岛说要在人道毁灭后再出篇新的,但随着她的退圈这个承诺成了遗憾
终岛和寂冥都是写文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灵性的写手,她们对文字的掌控非常自如,以至于我现在写文都会多多少少受到她们两个的影响

放授权,从明天开始做个搬运工
真幸贴吧有太多好文章,然后我来lof的时间又迟,实在不想看他们被埋没,所以打算搬来lof
寂冥啊,我查了下她在lof也有号,可惜不混了,借用水之月泪的话,她是一个有灵性的作者,所以我更加不想看到她的文在时间的尘埃里被掩埋了
————————
10.22
天呐,贴吧里寂冥君的文全删掉了……好在她还有晋江,看来我又要在百度搬多一次了

        今天是10.1,是国庆,在这里先祝祖国麻麻生日快乐www
        然后开始每年国庆的惯例,说说我的宗像老公(人´∀`)♡萌尊礼这对西皮大概有三四年了吧,除了真幸,好像我就没有萌得特别久的西皮了。当初是被礼司的颜值和眼镜吸引过去的,现在是被礼司的眼镜和性格吸引过去的,毒舌、腹黑、坚持着大义、不畏强权巴拉巴拉一堆,再加上那副金属框眼镜,那全都是我最喜欢的礼司啊。飞一样的刘海,飞一样的礼司。
    ...

【真幸原创】Memories

容提醒我应该下车了。

 

从车窗望去,是一片花田,太阳被遮得只剩半个。天黑前那昏黄的颜色让我想起那人,不那么刺眼,柔和。

 

拉着弦子和容下车,提着行李。

 

远处的天空极低,很空旷。扑面而来的那苦涩的花香,扼住心里那微微荡漾的异样。

 

弦子很调皮,沿着田埂一蹦一跳往远方去,稻草人斜斜的竖在旁边。

 

我要去的地方很离这里很近。

 

容和我并着肩走着,略冰凉的手包裹住我的手。一步一步,我想,时光停留在这里,记下这一刻。

 

连那略微苦涩的花香此刻都没那么刺鼻。

 

到了。

 ...

1 / 2

© 菊会飞飞飞° | Powered by LOFTER